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倒用美人计
倒用美人计

倒用美人计


阳光下,寺庙小如一颗痣,掩映在古木深林里。寺庙里没有木鱼声,没有诵佛声,因为,庙里空寂无人。
  小和尚回山时,是在半上午。白净的阳光下,树林里鸟鸣如珠,滴溜溜乱转,仿佛能闪射出七彩的光线。小和尚在鸟鸣声里轻轻进庙,只见人影一闪,一个女孩走进来。女孩说:“小和尚,你好。”女孩红衫绿裙,一笑如一片荷叶,在阳光下婆娑着,真好看。
  小和尚张着嘴,就痴了,就呆了,嘴里反复念着一句:“南无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,南无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……”
  女孩嗤的一笑,笑声如栀子花开,很轻微很轻微的,散发着幽香。女孩的微笑从鼻尖荡漾开,扩展到酒窝,再扩展到腮边,最后到脸蛋,如一波一波的水,将小和尚的心浇得透湿透湿的,一拧就是一串水珠,再拧还是一串水珠。
  女孩眼睫一眨,噘着唇,轻声在小和尚耳边说:“我就是观世音哦。”说完,鼓着腮帮子,“嘘”的一声,在小和尚耳边吹了一口气。
  小和尚额头出汗了,闭上眼不说话,数着念珠,可是数得颠三倒四的,右手直颤。
  女孩又一笑,白亮亮的眼光在小和尚脸上睇了一下,拿出一块手帕。手帕是绿色的,上面绣着一朵大红荷花,两只蜻蜓飞啊飞的,怎么也飞不出手帕。女孩将手帕贴在小和尚脸上,轻溜溜的,麻酥酥的,小和尚嗅到一种怪味,鼻子痒痒的,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就倒下了。
迷迷糊糊中,小和尚和女孩走进了梦中的小庙。在虚幻中,小和尚不顾一切的靠近女孩,抱着她用下面顶着她的小腹。女孩把他的手拿开,说我有点怕这是第一次,小和尚更加兴奋了,就又抱着她。他把手放在她肚子上, 慢慢抚摸然后伸进她衣服里去摸她胸部,小和尚又觉得不满足,慢慢大胆的伸进她下面去了,开始摸到的是毛,接着发现她下面其实湿了, 她侧了下身体把腿夹紧了不让他摸。小和尚保留了一点理智,上去就直接吻她,后面吻的女孩直接抱住了他。小和尚也欲火焚身,一点都不犹豫, 裤子一脱就插起来。后面还把她的衣服脱了,阳光透过寺庙的窗户正好照在女孩丰满的身体上,雪白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,整个酮体变得晶莹剔,透激起了小和尚更强烈的欲望。他干的很激烈,随着抽插频率的加快,扑哧噗呲的声音隐约回荡在寺庙中。她也有回应, 一边把手放在腰上摸他后背和腰部,一边发出舒服的呻吟浪叫。没过多久,小和尚一泄如注,两个人完成了大自然中生命的大和谐,所有佛经戒律通通都被抛诸脑后,仿佛这才是极乐世界。
再醒来,小和尚浑身是光的,女孩浑身也是光的。小和尚躺在女孩的怀中。
  女孩瞥了一眼,腻声说:“小和尚,你破戒了哦。”
  小和尚傻了眼,就流泪,泪珠如念珠一样圆,晶莹透亮,滚到腮边。
  女孩站起来,穿了衣服,伸出纤细的手说:“今天下山拿的信,给我。”
  小和尚眨巴着眼睛念:“阿弥陀佛。”
  女孩噗嗤一笑:“念屁!”
  女孩接着扔下一句话说:“你破戒了,知道吗,小子?”
  女孩看小和尚不说话,咬着唇说,不给信,我就传出去,小和尚屁股上有颗痣,红色的痣,很惹眼的哦。
  小和尚听了,再次傻了眼,乖乖地从佛龛下拿了信件,火号签封的,低头交给女孩。女孩一笑接过,嘴贴在小和尚耳边,吹气如兰地道:“知道我是谁吗,小和尚?”
  小和尚傻傻地摇头,许久道:“你是狐狸精,师父说过,狐狸精会魅惑人的。”
  女孩眼睛一白:“你才狐狸精呢,你是狼精虎精豹精。”女孩眼波一转,得意地道,“告诉你,我是‘飞影子’。”说完,咯咯一笑走了,如一朵花儿,随风飘入薄雾里,终于失去了踪影。
  “飞影子”是北辽间谍,潜入中原,无孔不入,因此绰号“飞影子”。
  小和尚挠着光头,枯木一样坐着,他的眼中有无尽的忧伤,许久,喃喃道: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……”可是,念了几百遍,心里仍有一只蚂蚁在缓缓地爬,一直爬到心尖上。
  几天后,消息传来,北辽在进攻中原时中了埋伏,全军覆没。
  原来,“飞影子”中了小和尚的套,小和尚送了份假情报给她。
  再次见到小和尚,“飞影子”很生气:“小和尚,你不怕我把你破戒的事说出去?”
  小和尚轻声道:“破了身戒,保住心戒。”
  小和尚说完,阿弥陀佛地念着,敲着木鱼,“飞影子”嘎一声笑了。小和尚忙低头看,自己的木鱼锤敲错了位置,一下又一下,竟然敲在青石板上,“叮叮”地响。
  两人目光就粘结在一起。
  江湖上,从此少了一个女谍;小庙呢,从此失去一个小和尚。